龙电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业视角 >  龙电动态

【龙电法评】执行程序中依法追加的其他被执行人在被执行人进入破产程序后中止执行问题的分析

发布时间:2020-04-17 06:52 阅读次数:

龙电法评.png张维帅名片.jpg

一、问题的提出——对依法追加的其他被执行人是否应当中止执行?

在司法实践中,被执行人作为债务人可能因经营不善等多种原因陷入债务危机,以至于出现了明显缺乏清偿能力,资不抵债等破产原因,而由债务人自身提起,或由债权人、对债务人负有清算责任的主体申请破产,而使被执行人(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

依据《企业破产法》第十九条: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有关债务人财产的保全措施应当解除,执行程序应当中止。”之规定,债务人在进入破产程序后,以其作为被执行人的执行程序应当中止。

在被执行人(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之前,在以其为被执行人的执行程序中,如果存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等司法解释中规定的,可以在执行程序中追加其他主体为被执行人的法定事由,债权人通常会依法申请追加其他相关当事人为被执行人。

那么,对在执行程序中依法追加的其他被执行人的执行,是否因《企业破产法》第十九条规定的对债务人的执行中止而一并中止?因《企业破产法》和有关执行程序的司法解释均未明确规定,导致司法实践中各个破产受理法院、执行案件法院的做法亦不统一。

 二、问题的回答——应以被追加的法定事由在破产程序中是否影响债务人财产的变化作为判断是否中止执行的标准

笔者认为,在破产程序中,对在原执行程序被追加的其他被执行人是否应当中止执行不可一概而论,而应以其被追加的法定事由是否可能影响债务人财产的变化为标准进行判断。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等司法解释,在执行程序中,有多达近二十种可以依法变更、追加被执行人的法定事由,但部分法定事由与破产案件不相关(如:申请追加继承人为被执行人)不在本文讨论范围内。

同时,本文主要通过对两种被追加的法定事由的对比分析,即对被执行人(债务人)的股东因出资缺陷被追加为被执行人”与“被执行人(债务人)的财产依行政命令被无偿调拨、划转而导致接受调拨、划转的第三人被追加为被执行人”这两个法定事由的比较为分析视角展开论述。

(一)被执行人(债务人)的股东因“出资不足”“出资不实”“抽逃出资”(以下统称“出资缺陷”)的法定事由被依法追加为被执行人,如被执行人(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则对被追加为被执行人的股东应当中止执行。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八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分别规定了,在执行程序中,作为被执行人(债务人)的股东(或出资人)因“出资不足”“出资不实”“抽逃出资”等出资缺陷的原因可以被追加为被执行人。在该法定事由情况下,执行案件法院以出资缺陷为由依法裁定追加了被执行人(债务人)的股东为被执行人,在被执行人(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后,对该股东的执行应当中止。

之所以要中止对出资缺陷的股东的执行,是因为该股东依法需要补缴(补足、返回)的出资是公司财产的一部分,虽然执行程序针对的是股东个人财产进行的执行,但依据相关法律及司法解释的规定,应以其补缴(补足、返回)的财产范围为限。所以,该部分财产被视作是公司(债务人)财产的一部分,即是公司责任财产的一部分,是应当由全体债权人公平受偿的财产,也就是说,该部分补缴(补足、返回)的财产直接影响到债务人财产的变化。如果不中止对该股东的执行,仍允许由个别债权人对股东财产进行执行,则势必导致本应由全体债权人公平受偿的财产只对个别债权人进行了清偿,导致对破产制度基本价值——全体债权人公平受偿原则的违背。

(二)第三人因依行政命令无偿接受了调拨、划转的被执行人(债务人)财产而被追加为被执行人的情况,对第三人的执行不应中止。

2016年,笔者办理的一起代理债权人A(自然人)诉债务人B公司(国有企业)的合同纠纷案件,在该案进入执行程序后,经债权人A调查,债务人B公司绝大部分财产(土地、设备)于2014年被当地国资委以行政命令的方式无偿划转给C公司(国有企业),致使B公司无力清偿对A的债务。

2018年,该案执行程序中,A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五条:作为被执行人的法人或其他组织,财产依行政命令被无偿调拨、划转给第三人,致使该被执行人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该第三人为被执行人,在接受的财产范围内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之规定,依法申请追加C公司为本案被执行人,在接受的财产范围内承担责任,执行案件法院依法裁定追加。

2019年10月,法院依法受理B公司破产重整申请,B公司进入破产重整程序。B公司进入破产程序后,执行案件法院依法中止了对B公司的执行程序,同时,C公司向执行案件法院申请中止对其的执行。

笔者认为,在该种法定事由的情况下,不应中止对C公司的执行。因C公司被追加为被执行人的法定事由是依行政命令无偿接收了划转的B公司财产,虽然B公司无法清偿债务的原因也可能与无偿划转相关,但该无偿划转的财产的权属关系已经依合法的行政命令(法律事实)而发生了变化(由B的财产变为C的财产),并且并不会因B公司进入破产程序或其他法律事实的发生而导致无偿划转的财产权属必须变更回B公司。因此,被无偿划转的财产并非B公司财产,对该财产的继续执行并不会导致B公司财产的变化,也就是说,不会影响到其他债权人对B公司财产的公平受偿。

综上,在被执行人(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后,对在原执行程序中依法追加的其他被执行人是否应中止执行,应以其被追加的法定事由在破产程序中是否影响债务人财产的变化,即以是否违背全体债权人对债务人财产的公平受偿为标准进行判断。

三、观点的应用——对其他依法追加被执行人法定事由的辨析

因执行程序中变更、追加被执行人的法定事由主要集中规定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笔者依据前述分析总结的观点,对该规定中的依其他法定事由被追加为被执行人的,是否应中止对其的执行的情况进行如下梳理:

(一)与破产案件不相关的法定事由

因本文讨论的主题是被执行人(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后,对在执行程序中追加的被执行人是否应当中止的问题。因此,如果被执行人(债务人)因各种原因无法进入破产程序,自然就不涉及对被追加的被执行人是否中止执行的问题。

1. 被执行人(债务人)不符合破产主体资格

涉及条文:第十条、第十三条、第十四条、第十五条

法定事由及分析:我国《企业破产法》仅适用于企业法人,在上述条文中的被执行人(债务人)分别为公民、个人独资企业、合伙企业、法人分支机构等自然人或非法人企业,因此,无论其他相关当事人因何种法定事由被追加为被执行人,皆因债务人无法进入破产程序,而不属于本文讨论范围;

2. 企业已经注销

涉及条文: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

法定事由及分析:因企业已经注销,依照《企业破产法》不能再进入破产程序,因此,该条亦不属于本文讨论范围。

 (二)应当中止对被追加执行人执行的法定事由

除前述分析的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外,还存在以下情况:

1.公司分立

涉及条文:第十二条

法定事由及分析:作为被执行人的法人或其他组织分立,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分立后新设的法人或其他组织为被执行人的。在该种情况下,如被执行人在分立前与申请执行人未就债务清偿达成的书面协议的:

1)在A分立为A、B的情况下,在A作为被执行人(债务人)的执行程序中,B被某一个A的债权人申请追加为被执行人。在A进入破产程序后,依据《公司法》第一百七十六条 公司分立前的债务由分立后的公司承担连带责任。但是,公司在分立前与债权人就债务清偿达成的书面协议另有约定的除外。”之规定,因B需对A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所以,任何对B的个别执行均会影响到其他债权人的受偿,因此,应中止对B的执行。

(2)在A分立为B、C的情况下,A主体资格消灭,不会进入破产程序,不在本文讨论范围内。

2.一人有限公司与股东财产混同

涉及条文:第二十条

法定事由及分析:作为被执行人的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自己的财产,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该股东为被执行人的。在该种法定事由情况下,因股东财产与公司财产可能发生混同,如不中止对被追加股东的执行,有可能影响其他债权人对债务人(公司)财产的受偿,所以,应当依法中止。

 (三)不应当中止对被追加执行人执行的法定事由

1.第三人债务加入

涉及条文:第二十四条

法定事由及分析:执行过程中,第三人向执行法院书面承诺自愿代被执行人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该第三人为被执行人的。在该种法定事由情况下,被追加的第三人系债务的加入,其以自身财产清偿被执行人(债务人)的债务,并不影响被执行人(债务人)的财产的变化(减少),所以,不应中止第三人的执行。 

 根据破产法及其基本理论,破产程序的制度价值在于保护全体债权人公平受偿,而民事执行程序主要在于保护个案当事人的权益,两者存在制度价值取向上的冲突。所以,进入破产程序后,中止对债务人执行程序,目的在于防止将债务人财产用作对个别债权人的清偿,使得债务人财产不当减少,进而损害其他债权人公平受偿的权益。在司法实践中,被执行人(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后,对追加的被执行人的执行也可能对债务人财产产生影响。因此,对是否应中止对被追加的其他被执行人的执行,应严格遵循其被追加的法定事由在破产程序中是否影响债务人财产的变化(减少),是否违背全体债权人对债务人财产的公平受偿为判断标准而审慎进行。 


 法条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被执行人破产后对原执行程序中追加的被执行人是否中止执行的问题请示的答复》([2004]执他字第24号)


声  明

龙电法评所刊登的文章仅代表律师本人观点,不视为律所或律师出具的正式法律意见或建议,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黑龙江龙电律师事务所

电话:0451-87026739

微信:longdianlaw

邮箱:longdianlvshi@163.com

网站:www.longdianlawyer.com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烟草街7号


二维码01.jpg

(编辑/排版:张睿)


微信服务号

微信订阅号

黑龙江龙电律师事务所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十字街100号10楼(一区) 传真:0451-87026968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烟草街7号(二区)         传真:0451-87026739

Email:longdianlvshi@163.com

Copyright © 2018 - 2028 All Rights Reserved

黑ICP备14004228号-1

0451-87026869 / 0451-87026769

咨询电话

填写手机号×
*提示:请输入正确的手机号码
填写手机号×
*提示:请输入正确的手机号码